民房“爆裂”三年多,需要硬核维权

2019年08月13日08:32  来源:人民网-观点频道
 

背景:砂石场频频爆破,附近村民家房屋被震裂。三年多过去了,开裂的房屋仍没得到赔偿或修缮,百余户村民或借住亲友家,或离家打工,无处可去的,只好住在危房里,“胆战心惊地过日子”——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居仁街道办事处大冲村和路尾社区村民的境遇,经媒体报道,引发关注。

新京报发表朱昌俊的观点:虽然涉事企业因不满第二次的鉴定结果,将检测机构告上法庭,但两份由不同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报告都给出了同样的结论:房屋开裂与砂石厂的爆破存在因果关系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涉事企业状告检测机构,尽管是其正当权利,却更像是一种“拖字诀”。更关键的是,在此前几次协调无果后,当地政府是否就只能听任村民与企业的单方面博弈?按理说,砂石厂的作业影响了周边村民的房屋安全,地方政府理当及时介入调查并采取必要的规制措施,而不是坐视受损房屋范围的扩大。当地村民不仅曾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,而且早在2017年底,当地街道办事处也曾对村民们承诺,在鉴定结果出来后20日内安排砂石厂启动理赔,且明确——鉴定期间,如果砂石厂老板外逃,办事处承诺追回房屋理赔资金。但此承诺时至今日仍未兑现,它某种程度上损害了当地政府的公信力。即便是村民与企业之间未达成合理的赔偿协定,地方政府也该及时开启妥善安排,该协调的要协调,该安置的要安置,而不是单纯让村民“去等”。此事发酵多年,村民们的行动并没有将事态发展至某种不可收拾的状态,当地政府理当珍惜并积极回应这种理性维权态度,千万别等事情“闹大”了再来处理。目前当地政府已表示重启房屋受损等级评定,并督促砂石厂“两个月之内将事情处理完”。当地政府更应以实际行动让村民尽快“居有所安”。

小蒋随想:纠缠来,纠缠去,一个关键问题浮现出来——砂石场到底能不能赔偿,有没有能力赔偿?砂石场负责人告诉记者,因为经济问题,砂石场在今年初已经停业。当地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则表示,如果责任认定了,砂石厂拒赔,资产还在。今年初,当地法院还以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,对砂石场予以强制执行……要知道,百余户村民的自建房、政府盖的6幢扶贫生态移民搬迁楼开裂受损,所需赔偿和修缮需资金不会是小数目。法院究竟“强制”出多少资产?砂石场会不会转移资产?这些问题直接影响到赔偿能否落实。2017年12月,当地街道办事处曾表示,如果砂石厂老板外逃,办事处承诺追回房屋理赔资金。如今,街道办负责人又表示,会督促砂石厂,大概两个月之内将事情处理完。街道办真有能力“追逃”吗?街道办的督促,对砂石场有多大约束力?目前,纳雍县有关部门介入,对增强执行力是有利的,也是为民服务的职责所在。当地法院也好,地方管理者也罢,要做好应对“执行难”的准备,群众“安居”不能久拖不决。另外回过头看,砂石厂处于几个村民小组的“包围”中,最初的注册审批,有没有进行环境评估?如果做过,环评显然有问题;如果没做过,造成严重后果,管理部门同样应深刻反思。

小蒋的话:大家好,我是小蒋 。国事,家事,天下事,天天都有新鲜事。你评,我评,众人评,百花齐放任君看。观点 各有不同,角度各有侧重,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、理性公正。

(责编:黄艳、关飞)